看央视解读济宁大运河(三):铁水互连 运河新篇

2021/1/13 16:58:13   来源:济宁发布    

央视四套中文国际频道《远方的家》栏目

2020年12月28日~30日分别播出了

系列节目《大运河》济宁段的3期节目

第46集《运河水脊 中枢之地》

第47集《商贸中心 文汇之地》

第48集《铁水互连 运河新篇》

今天一起跟随小编通过图文视频形式

重温《铁水互连 运河新篇》精彩内容

  运河快餐 甏肉干饭

  甏肉干饭是过去人们沿运河出行前常吃的一道济宁本地美食,也是济宁文化的一部分。虽然专卖甏肉干饭的餐馆随处可见,但每到饭点还是家家爆满。

  甏是古代一种口小腹大的陶制器皿,用它煮出来的肉酥烂入味、香气淳厚,后来逐渐被现代厨具所替代,但甏肉干饭这个传统的名字却保留了下来。简单来说,甏肉干饭就是把煮好的甏肉放在米饭上一起吃。

  甏菜的精髓是大甏肉,制作甏肉有很多讲究,要选用肥瘦相间的高品质五花肉,首先浸泡去除血水后蒸制20分钟,再入油锅炸制,把大部分油脂排出后,放到祖传的老汤里小火慢煨两个小时,直到酥烂。煮好的甏肉肥而不腻,肥的部分更好吃,入口即化,而且肉皮很弹,吃到嘴里感觉满口都是香味。

  一锅甏肉煮好后,借着更加香浓的老汤,再下入其他各种食材,主要是卷煎(把薄到透明的油豆皮切成三角形,然后将新鲜的肉馅包裹在里面做成肉卷),再就是面筋肉丸(把面团洗成面筋,里面裹上肉馅,煮熟定型后放入老汤里微炖入味),还有狮子头等,而一锅老汤则是甏菜的灵魂。崔家干饭的店主崔小保做甏肉干饭有30多年了,店里的一锅老汤也用了30多年。从外观来看,甏肉和甏菜特别像卤味,其实的确是卤菜,只不过由于各家卤制的方式不同,汤的调配有差别,才形成了不同的颜色和味道。

  除了甏肉,米饭也必不可少,由于运河的开通,大量江南的大米运往北方,价格也便宜,所以,与大部分鲁中南、鲁西南地区不同,大米一直是济宁人的主食之一,甏肉干饭便在这里应运而生。 济宁大约在明代前期就已有了甏肉干饭,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据说当时有人尝试把陶器炖出来的肉和米饭放在一起吃,结果别有一番风味,而且随到随吃,非常便捷,也不浪费,于是便在运河码头上流行起来。这种因运河而生的中国古代快餐,不论是灵活度还是便捷性,丝毫不落后于那些近几十年引入的洋快餐,而且价格也实惠,十多元钱就能吃一顿荤素搭配、营养丰富的午餐。如今的甏肉干饭,在保留原有制作方法的基础上,食材更为丰富健康,不想吃肉的可以选择豆腐泡、海带、鸡蛋、炸青椒等配菜,满足了现代人不同的饮食需求。作为济宁人,每天都在享用的甏肉干饭带着历史的尘烟和运河气息,在人们的味蕾上留下了独特的城市记忆。

  湖中运河 水上列车

  运河从济宁市区继续往南就进入了微山湖,这一段也被称为微山湖运河,这条湖中的运河自北向南有140多公里,占运河总长度的二十五分之一。在这里,河就是湖,湖也是河,烟波浩渺、浑然一体,只有被人们称为“水上列车”的拖船队才能告诉你运河的行踪。

  “水上列车”是运河上运送焦炭的拖队,它由多条船连在一起组成,整个拖队远看就像一排水上列车,甚是壮观,也有不少人称其为“一条龙”。

  通常由最前面拖船的船主负责整个船队,他寻找到货源后,租用后面的船只组队进行运输,所以拖队里的每条船一般都分属于不同的人家,大家共同组团进行联运。队伍后面的船没有动力,叫做驳船,每条船上都有拖缆钩,船与船之间靠缆绳挂接,而行驶在最前面是动力船,叫拖船,跑船人习惯叫它“拖头”。

  拖船与后面的船队并不在一条直线上,而是偏出一定的距离,这样可以减小拖船产生的水流对驳船的阻力,提高25%的船速。航行的时候,后面的驳船会形成摇摆的姿态,这就需要靠船头调整方向来进行控制。由于船队很长,船长在前面的拖船上很难看到尾船的情况,可谓“神龙见首不见尾”,这就需要有足够的经验。38岁的周云龙已有十几年驾驶拖船队的经验:“有风的时候,跟别的船交会的时候,就让一让舵,”虽然说得很简单,但在心里都会有一支无形的船队,对于自己手上每一次小小的调整,他们都很清楚后面的船队会变成什么样的姿态,并在脑海里构建出包括所处河床和交会船只的模型,从而准确控制三者之间的安全距离,还要随时和后面的驳船联系沟通,核实船距。船长责任重大,特别是驾驶大体量的“水上列车”,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发生碰撞事故,损坏船只、货物,甚至导致船只倾覆。

  一路上,驳船彼此间隔,仿佛是静静漂移的水上人家,船仓既是卧室又是客厅,吃住也都在船上。孙静是济宁微山县人,她和丈夫一起跑船11年,过去和很多同乡一样,都以打鱼为生,后来逐渐转行,因为没有驾驶经验,就买了驳船加入船队。驳船虽然没有动力,但船舱里也有一个控制方向的船舵,随时根据船长的指令配合调整。虽然有头船在前面领队,但整个航程中还是需要大家协作才能让数百米长的船队做到首尾呼应,从而保证行驶安全。像很多跑船人一样,过去孙静和家人真的是以船为家,后来在县里买了新房,儿女们各自成家,在岸上有了稳定的工作。虽然不能一直陪在家人身边,但跟着船队一年能有二十万左右的收入,孙静和丈夫很知足,每次当船返回时,就跟亲人来回走动一下。一辈子和水打交道,靠着微山湖和大运河,他们养儿育女,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好。平静的船上生活随时会被打破。每到一个船闸,船队所有成员就会立刻忙碌起来,船闸的有效长度是在240米左右,如果船队太长,需要由一列变成两列,捆绑在一起,由主拖船单船牵引过闸。过闸通常都需要排队等候,特别是在航运繁忙的时候,一个船闸可能就要等上几天,所以接到通知后,必须争分夺秒立即过闸。船队变为两列后宽度会增大,而船闸宽度有限,另外在闸室里还有一个水位下降的过程,稍有不慎船只就会与闸壁发生摩擦碰撞,操控难度相当大,所以要想顺利过闸,除了要求船长必须有高超的驾驶技术,还需要所有成员之间的默契配合。

  从空中俯瞰,一支9条船组成的拖船队改为两列后几乎占满了整个闸室,因此在这段运河上,这是一支拖船队的极限长度。完全出闸后,船队要变回一列继续前进。从济宁到常熟共有14道船闸,每过一道闸,都需要同样的过程,返程的时候依然如此。和船队一起经历过闸,才能真正体会到在运河上跑船的不容易,除了枯燥的船上生活之外,每一趟行程都将面对很多考验。

  张康队长是在运河边长大的,从3岁开始就跟着父母一起跑船,早已习惯了拖船上发动机的轰鸣声,以致于听不到这个声音就睡不好觉,他也尝试过陆地上朝九晚五的生活,但常年跑船,让他习惯了水上的无拘无束,也习惯了单调与平淡。跟很多常年跑船的人一样,相比于陆地上形形色色的人群,运河上的一道道闸坝、一条条货船,更让他觉得亲切。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在跑船人的眼里,运河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也是衣食父母,无论换什么航运工具,走过多少山山水水,大运河都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依靠,装满他们离不开的情怀。

  北煤南运新通道

  在济宁市区西北60多公里的梁山县,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地理位置,大运河从这个地方过黄河而通向北京,瓦日铁路(山西瓦塘~山东日照)也在此通过。闵经理和他的同事利用3年的时间,对已经弃用的一段老运河小河道重新进行了拓宽、挖深,把之前运河通航的最北端又向北延伸了17.5公里,建设了现代物流园区——山东京杭铁水联运物流中心。

  众所周知,中国西北部是煤炭主产区,东南部则是煤炭主消耗区,而2014年开通的瓦日铁路是连接东西部非常重要的煤炭资源运输通道,年设计运输能力达2亿吨,这一东西大动脉与千百年来沟通南北的大运河就在铁水联运物流中心的码头交汇,运河里的船只将在这里直接装载经铁路运来的煤炭,顺河南下。过去,煤炭南运要先到达日照港转海运,跨越整片黄海进入长江口,然后再换装成小型货船进入运河河道,最终抵达江南各地。如今通过梁山进行铁水联运,不但同时缩短了铁路和水运运输距离,还减少了一次周转环节,从而大大降低了运输成本,这一煤炭运输新格局把大运河整体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

  建设物流中心不但有经济价值,还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如今码头上能看到很多可移动的集装箱吊机,还配备了水喷淋系统,不但方便了装御,还消除了粉尘污染,真正做到了在绿色环保的前提下充分利用大运河。

  物流中心园区与北面瓦日铁路的距离是1.8公里,这个设计数值与一列重载火车的长度近似,火车进入园区后将进行煤炭卸载,卸车机先把铁轨上的车厢牵引过来,接着断开连接,紧紧抱在怀中对车厢进行整体180度翻转,与此同时,干雾抑尘系统会把倾倒过程中扬起的煤粉全部都罩住,一台翻转机的整体运转时间是4.2分钟,可以翻倒200吨的煤炭。如果两台翻转机同时运行,万吨列车的卸车时间仅2.5小时,其效率至少是过去人工的10倍。从满载煤炭的车皮推入到空的车皮推出,整个过程全部实现自动化,不需要人员操控。这台翻车机是国内目前卸重量最大的,由大连重工制造。环保设备设施也比较先进,三年的运行,地面及厂房上几乎看不到煤尘。

  目前卸载的煤炭主要输送到煤场,供应汽运,未来通航后,煤炭可以直接通过皮带运送到码头进行装船,真正实现无缝隙的铁水联运。

  园区内的巨型煤棚正在进行施工,南北长660米,东西跨度206米,高度达52.8米,可以储煤90万吨,相当于一个中大型煤矿一年的产量。全部完工后,将是目前亚洲第一大全封闭式煤棚,煤棚除了有助于环保,也会直接增加经济收益,既能避免露天堆放因风吹日晒带来的损失,又能满足全天候生产需求,煤炭发运的效率会大大提高。

  汽运目前是园区煤炭运输的主要方式,未来航运开通后,也依然会是水运的重要补充。汽运的装载过程也实现了自动化,从进门时的车牌识别,到装煤、过磅、驶离等,全程都是无人模式。目前整个物流园共投入使用108辆燃气卡车,全部达到国六标准,占比约60%左右,2021年争取全部使用燃气车辆。

  已从事货运行业十多年的张雷和郭亮是一辆燃气车的共同车主,车上的燃气罐最多可装1000升燃料,装满所需花费约3500元,可供行驶1300公里左右,与燃油车相比,百公里大约能省下50元,动力也不逊于燃油车,不论跑平路还是爬坡都没问题。液化后的燃料体积能缩小到气态时的六百二十五分之一,因此大大提升了续航能力,续航能力高意味着出勤率高,有助于提升司机师傅们的收入,投资60万元左右买一辆车,跑两年基本就能回本。由于燃气车的燃气罐是外置,所以驾驶室的空间更大,也增加了很多人性化设计,提高司机师傅在运输中的食宿水平。上下两层的卧铺方便司机轮流休息,避免疲劳驾驶,室内还可以配备电饭锅、饮水机甚至小型冰箱。

  从码头到火车卸车机房,再到亚洲最大的封闭式煤棚,还有逐步投入使用的新能源卡车,整个园区就是一个全方位节能环保的自动化物流中心,与大运河无缝连接。铁水联运则让古老的大运河焕发生机,成为中国横联东西、纵贯南北的现代化物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让大运河在新的时代继续书写它的传奇篇章。

  更多精彩请点击下方观看原视频

   

编辑:胡高彤    责任编辑:温伟伟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