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是什么艺术

2014/10/17 11:16:39   来源:中国山东网济宁频道     作者:刘东

  在中国,书法是最普及的艺术。它是民族性的爱好,是中国人从童年就培养起来的审美天性,很多文人对书法的喜爱远甚于绘画。

  在以前,良好的书写能力是通向仕途的敲门砖,一笔好字是科举考试最基本、也是最高的要求之一。从唐到清的漫长年代中,科举投考人的书法都受到严格的审阅。即使文章妙笔生花,如果字迹拙劣,也是要落榜的。因此可以说,成功通过科举的人都是善书者。

  虽然善书者并不等于书法家,但是扎实的书写基础和深厚的国学底蕴,使当时以文人为主体的官僚阶层和以文人为主体的知识阶层(官僚阶层和知识阶层一体)具备较高的欣赏力,他们沉迷书法,同时保持文人的优雅和理性。

  其中优秀者经过努力便成为书法艺术家。

  在书法已经退出实用领域的今天,迥异往昔的社会形态,降低了书法的门槛,这使练习书法的人数剧增而素养差别极大。商品经济的诱惑和体制的弊端,驱使人们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忙碌,手忙脚乱的学书者已经很难像前辈一样气定神闲地坐在书桌前了。

  而书法是以线条为形式表现情感的艺术,书写者不仅需要持之以恒的严格训练,还应积累广博的学识修养,作者的志趣和心态与作品的质量密切相关。

  国学大师梁启超在审视中国几千年的书法史,并与西方艺术美学思想比较之后,将书法艺术定位到新的高度。他说:“书法不仅是一门艺术,而且是美术之中的最高等艺术。”这也许是梁氏凭籍渊博的学识而对书法独到的理解吧。后来的诗人书法家沈尹默先生认同梁的观点,他在《历代名家学书经验谈辑要释义》一文中写道:“世人公认中国书法是最高艺术,就是因为它能显出惊人奇迹,无色而具画图的灿烂,无声而有音乐的和谐,引人欣赏,心畅神怡。”

  我们暂且不去研究是否“最高”。在中国,除书法艺术家之外,许多人是把书法看成一种使人愉快的癖好而用于自遣自娱。日常生活里,人们也习惯从一个人的笔迹中判断他的性格。正如梁启超所说,书法是“一种最优美最便利的娱乐工具”。

  由此可见:

  书法不是竞技艺术。 情感的东西如何竞赛呢?论艺术审美,你“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凌云壮志,就比人家“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的闲情逸致高一等吗?壮士与隐者,才子与佳人,野老与文士,能分高低吗?豪放和优雅谁更美?洒脱和秀润谁更好?怎么评比呢?各类名目的书法比赛,实质上是一些组织和个人自身利益驱动的产物。

  书法不是表演艺术。写字的过程并不重要,关键是看结果,把字写好是根本。这如同武术,你再花拳绣腿炫人眼目,战胜不了对手还是白搭。那些近似杂耍的双手作书,左手作书(右手残疾除外),用脚作书(双手残疾除外),用嘴作书(四肢残疾除外),等等;还有专写数丈以上大字的“高手”,都是在不懂书法专门追求娱乐效应的媒体的鼓噪下作秀罢了。

  书法不是装饰艺术。现在看展览,作品越搞越大,几平方米(甚至更大)的一件作品挂起来,垂到地下还要卷起一段。图什么?答曰:追求“展览效果”。如果没本事把字写好,让人老远一眼瞧见又有何用?一味求大,那么尺幅不够大的陆机《平复帖》、王羲之《兰亭序》就无有展览效果了吗?

  书法不是速成艺术。创新是令人向往的,谁不想自成一家,谁不想开宗立派,谁不想当“书圣”呢?问题是现在人人都想创新,人人都要自立风格。缺乏传统功底而急于立异,此类“书法家”恨不得比肉食鸡成长还快,结果搞出了无数怪癖小气令人生厌的丑东西。林散之先生说:“古人骂人说书奴,是写字跳不出古人的面目。现代人连书奴都不如,只学皮毛。”关于创新,叶圣陶先生有段精辟的话:“艺术的事情大都始于摹仿,终于独创。不摹仿打不起根基,摹仿一辈子,就没有了自我,只好永远追随人家的脚后跟。但是不用着急,凭真诚的态度去摹仿的,自然而然会有蜕化的一天。从摹仿中蜕化出来,艺术就得到了新的生命——不傍门户,不落窠臼,就是所谓独创了。” 现在很多人不去深入研究传统,只对传统远远一瞥,甚至还没有瞧见大门,就忙不迭地自成一家去了。

  书法不是听觉艺术。这话似乎可笑,谁不知道书法是视觉艺术,是用眼看的,不是用耳听的。但是请君看看身边,有几人是用自己的眼睛欣赏品评,看着好说好,看着差说差的?他们津津乐道的是,这幅字是什么领导、教授写的,那幅字是什么会长、主席写的——以此为据。他们不是用眼欣赏,是用耳欣赏,他们不是用眼品评,是用耳品评,他们耳朵听到的,就等于是眼睛看到的了。“矮子观场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书法在他们那里,实际上就是个听觉艺术。

  书法不是制造艺术。曾有一家媒体的总编在饭桌上对我说,他要打造五十个王羲之。此言并未使人愕然,因为他不过是酒后戏言,或是戏言加狂言,闻者一笑了之。谁知无独有偶,不久某书协就开始了推出书法“大家”的活动,推来推去还真从河南某地“推出”了一个“大家”。那位“大家”的水平怎样懒得说他,问题是你推谁谁就是大家?“大家”是推出来的吗?李叔同、黄宾虹是谁推出来的啊?真正的大家还用你推啊?这样“推出”来的“大家”,想说爱你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外行评外行,外行捧外行,当今书坛五花八门的怪事,原本不值一理,闲来聊聊,是因不愿看着善良的书法爱好者们误入歧途。

  远离非书法、伪艺术,醉人的书法艺术在等你。(作者 刘东)

编辑:李真    责任编辑:胡立荣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